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-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!

雨楓軒

故鄉于你

時間:2020-02-18來源:網友提供 作者:張佳瑋 點擊:
故鄉于你

 
  他住在巴黎圣丹尼斯一帶,在家里的陽臺上看得見塞納河與埃菲爾鐵塔,但言談間,會流露上海腔。“確實是上海人,”他說,“但很久沒回去了。”
 
  “上次回去是何時呢?”“世博會吧。那是幾年前了?”
 
  “為什么不回去呢?”他思忖有頃,說:“現在回去看,上海都不認識了……人和物也不一樣了。”
 
  他生在石庫門里,說到上海,便回憶起五加皮、德興館、大光明電影院,以及姚慕雙、周柏春二位先生,甚至還有20世紀80年代外灘某商廈門口擺的大米老鼠真人造型。
 
  “倒不是說現在的上海不好,只是現在回去,不認得了。”他搖搖頭。
 
  巴黎十三區陳氏超市斜對面的燒臘店,剁鴨子的師傅,說他出生在廣州,只會廣東話、法語和一口勉強能聽懂的普通話。鴨子剁到最后,他會問:“脖子要?送給李。”然后自嘲地笑笑,“送給李,送給泥……你。我發不好啊。”
 
  他上次回廣州,是2004年。家里還有親戚,拉他去看天河體育中心。“好大呀!”他繪聲繪色地描述,然后搖搖頭,“但是其他我就不認識了!”回到巴黎十三區,他覺得自在些。左鄰右舍是越南菜館和潮汕茶館,對門的酒吧里,一群老廣東在看賽馬下注,聽許冠杰和梅艷芳。他覺得自在,“這里比我老家更像廣州呃!”
 
  我去阿姆斯特丹時,一位電臺編輯來見我。聊起來,竟發現都是無錫人。“你口音藏得很好!”“你這更加厲害了,我還以為是北方人呢!”再細聊,發現各自的老家竟隔了不到二百米,自然相談甚歡。聊完之后,我們去水壩廣場她推薦的老琴酒吧——1689年開的店了,我女朋友小心地問:
 
  “你們剛才在說無錫?”
 
  “是啊。”
 
  “我跟你回過那么多次無錫,可是你們說的地名……我都不認得。”
 
  “現在那些地方,都沒有了。”
 
  話說,故鄉到底是什么呢?
 
  是個地名嗎?是上海、廣州、無錫、北京那些地名嗎?然而大家回去了,都物是人非。
 
  是口音?食物?家人?“鄉音無改鬢毛衰”?“爺娘聞女來,出郭相扶將”?還是其他細節,比如家鄉的哪棵樹、家鄉的哪個鄰居、家鄉的貓狗、家鄉自己跑過的某條路?
 
  怕都不是吧。
 
  “十五從軍征,八十始得歸。”人最難過的是,回了鄉,物是人非了?墒鞘朗卤揪蜁锸侨朔,變幻不休,至于那么難過嗎?
 
  我的幾位北京朋友,最聽不得我說北京的不好。當我要他們說北京的好處時,他們會滿懷向往地說起玉淵潭、八一湖、北海公園,說起單位筒子樓里,包餃子很好吃的大媽,F在的北京呢?嗯,也挺好的呀,是挺好的,因為,小時候的親友,都還在那兒呢……2015年秋天,我回蘇州、無錫,有朋友請吃了高檔的蘇幫菜,“知道你喜歡這個口味”,我吃了,但并沒怎么歡喜,倒是吃到了熟悉的餛飩、湯包、糯米糖藕、干絲、肝肺湯,笑逐顏開。
 
  后來我才意識到,我思念的,我喜歡的,也許不是故鄉的飲食,而是我記憶中的飲食。
 
  許多人思念的所謂故鄉,也許不是故鄉本身。所謂故鄉,更多是“少年時光里的故鄉”,所以故鄉在你離開的一瞬間,其實已經丟失了,隨著時間跑走了。你再回去,也只是盡量找當年的余韻,找那些“還沒有變化”的地方。
 
  假裝時間并沒有走,我們并沒有長大,一切還如少年時一樣。
頂一下
(1)
10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欄目列表
国际期货配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