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-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!

雨楓軒

靈山(71)

時間:2015-10-30來源:網友提供 作者:高行健 點擊:
靈山(全文在線閱讀) > 71

        ——面對龔賢的這幅雪景,還有什么可說的沒有!那種寧靜,聽得見霸雪紛紛
    落下,似是有聲又無聲。
        ——那是一個夢境。
        ——河上架的木橋,臨清流而獨居的寒舍,你感覺到人世的蹤跡,卻又清寂幽
    深。——這是一個凝聚的夢,夢的邊緣那種不可捉摸的黑暗也依稀可辨。——一片
    濕墨,他用筆總這樣濃重,意境卻推得那么深遠。他也講究筆墨,筆墨情趣之中景
    象依然歷歷在目。他是一個真正的畫家,不只是文人作畫。
        ——所謂文人畫那種淡雅往往徒有意旨而無畫,我受不了這種作態的書卷氣。
        ——你說的是故作清高,玩弄筆墨而喪失自然的性靈。筆墨趣味可學,性靈則
    與生俱來,與山川草木同在。龔賢的山水精妙就在于他筆墨中煥發的性靈,蒼蒼然
    而忘其所以,是不可學的。鄭板橋可學,而龔賢不可學。
        ——八大也不可學。他怒目睜睜的方眼怪鳥可學,他那荷花水鴨的蒼茫寂寥不
    可以模仿。
        ——八大最好的是他的山水,那些憤世嫉俗之作不過是個山的小品。
        ——人以憤世嫉俗為清高,殊不知這清高也不免落入俗套,以平庸攻平庸,還
    不如索性平庸。
        ——鄭板橋就這樣被世人糟蹋了,他的清高成了人不得意時的點綴,那幾根竹
    子早已畫濫了,成了最俗氣不過的筆墨應酬。
        ——最受不了的是那“難得胡涂”,真想胡涂胡涂就是了。有什么難處?不想
    胡涂還假裝胡涂又拼命顯示出聰明的樣子。
        ——他是個落魄才子,而八大是個瘋子。
        ——先是裝瘋,而后才真瘋了,他藝術上的成就在于他真瘋而非裝瘋。
        ——或者說他用一雙奇怪的眼光來看這世界,才看出這世界瘋了。
        ——或者說這世界容忍不了理智的健全,理智便瘋了,才落得世界的健全。
        ——徐渭晚年也就這樣瘋了,才殺死了他的妻子。
        ——或者不如說他妻子殺死了他。
        ——這么說似乎有些殘酷,可他忍受不了世俗,只好瘋了。
        ——沒瘋的倒是龔賢,他超越這世俗,不想與之抗爭,才守住了本性。
        ——他根本不想用所謂理智來對抗胡涂,遠遠退到~邊,沉浸在一種清明的夢
    境里。
        ——這也是一種自衛的方式,自知對抗不了這發瘋的世界。
        ——也不是對抗,他根本不予理會,才守住了完整的人格。
        ——他不是隱士,也不轉向宗教,非佛非道,靠半畝菜園子和教書糊口,不以
    畫媚俗或嫉俗,他的畫都在不言中。
        ——他的畫毋須題款,畫的本身就表明了心跡。
        ——你我能做到嗎?
        ——可他已經做到了。如同這幅雪景。
        ——你能確定這畫是他的真跡?
        ——這難道重要嗎?你以為是他,就是他了。
        ——以為不是他呢?
        ——就不是他。
        ——換言之,你我不過以為看見了他。——那便是他。
 
頂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欄目列表
国际期货配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