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-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!

雨楓軒

白馬嘯西風(第四章)

時間:2020-02-18來源:網友提供 作者:金庸 點擊:
白馬嘯西風(全文在線閱讀) >   第四章

李文秀曾問過計老人,大戈壁中是不是真的這樣可怕,是不是走進去之後,永遠不能再出來。計老人聽到她這樣問,突然間臉上的肌肉痙攣起來,露出了非?植赖纳裆,眼睛向著窗外偷望,似乎見到了鬼怪一般。李文秀從來沒有見過他會嚇得這般模樣,不敢再問了,心想這事一定不假,說不定計爺爺還見過那些鬼呢。

她騎著白馬狂奔,眼見前面黃沙莽莽,無窮無盡的都是沙漠,想到了戈壁中永遠在兜圈子的鬼,越來越是害怕,但後面的強盜在飛馳著追來。她想起了爸爸媽媽,想起了蘇普的媽媽和哥哥,知道要是給那些強盜追上了,那是有死無生,甚至要比死還慘些?墒亲哌M大戈壁呢,那是變成了鬼也不得安息。她真想勒住白馬不再逃了,回過頭來,哈薩克人的帳蓬和綠色的草原早已不見了,兩個強盜已落在後面,但還是有五個強盜吆喝著緊緊追來。李文秀聽到粗暴的、充滿了喜悅和興奮的叫聲:「是那匹白馬,錯不了!捉住她,捉住她!」隱藏在胸中的多年仇恨突然間迸發了出來,她心想:「爹爹和媽媽是他們害死的。我引他們到大戈壁里,跟他們同歸於盡。我一條性命,換了五個強盜,反正……反正……便是活在世上,也沒什麼樂趣!顾壑泻鴾I水,心中再不猶豫,催動白馬向著西方疾馳。

這些人正是霍元龍和陳達海鏢局中的下屬,他們追趕白馬李三夫婦來到回疆,雖然將李三夫婦殺了,但那小女孩卻從此不知了下落。他們確知李三得到了高昌迷宮的地圖。這張地圖既然在李三夫婦身上遍尋不獲,那麼一定是在那小女孩身上。高昌迷宮中藏著數不盡的珍寶,晉威鏢局一干人誰都不死心,在這一帶到處游蕩,找尋那小女孩。這一耽便是十年,他們不事生產,仗著有的是武藝,牛羊駝馬,自有草原上的牧民給他們牧養。他們只須拔出刀子來,殺人,放火,搶劫,**……這十年之中,大家永遠不停的在找這小女孩,草原千里,卻往那里找去?只怕這小女孩早死了,骨頭也化了灰,但在草原上做強盜,自由自在,可比在中原走鏢逍遙快活得多,又何必回中原去?有時候,大家談到高昌迷宮中的珍寶,談到白馬李三的女兒。這小姑娘就算不死,也長大得認不出了,只有那匹白馬才不會變。這樣高大的全身雪白的白馬甚是稀有,老遠一見就認出來了。但如白馬也死了呢?馬匹的壽命可比人短得多。時候一天天過去,誰都早不存了指望。

那知道突然之間,見到了這匹白馬。那沒錯,正是這匹白馬!那白馬這時候年齒已增,腳力已不如少年之時,但仍比常馬奔跑起來快得多,到得黎明時,竟已將五個強盜拋得影蹤不見,後面追來的蹄聲也已不再聽到?墒抢钗男阒郎衬狭粝埋R蹄足跡,那五個強盜雖然一時追趕不上,終於還是會依循足印追來,因此竟是絲毫不敢停留。

又奔出十馀里,天已大明,過了幾個沙丘,突然之間,西北方出現了一片山陵,山上樹木蒼蔥,在沙漠中突然看到,真如見到世外仙山一般。大沙漠上沙丘起伏,幾個大沙丘將這片山陵遮住了,因此遠處完全望不見。李文秀心中一震:「莫非這是鬼山?為什麼沙漠上有這許多山,卻從沒聽人說過?」轉念一想:「是鬼山最好,正好引這五個惡賊進去!拱遵R腳步迅捷,不多時到了山前,跟著馳入山谷。只見兩山之間流出一條小溪來。白馬一聲歡嘶,直奔到溪邊。李文秀翻身下馬,伸手捧了些清水洗去臉上沙塵,再喝幾口,只覺溪水微帶甜味,甚是清涼可口。

突然之間,後腦上忽被一件硬物頂住了,只聽得一個嘶啞的聲音說道:「你是誰?到這里干麼?」李文秀大吃一驚,待要轉身,那聲音道:「我這杖頭對準了你的後腦,只須稍一用勁,你立時便重傷而死!估钗男愕X那硬物微向前一送,果覺得頭腦一陣暈眩,當下不敢動彈,心想:「這人會說話,想來不是鬼怪。他又問我到這里干麼,那麼自是住在此處之人,不是強盜了!鼓锹曇粲值溃骸肝覇柲惆,怎地不答?」李文秀道:「有壞人追我,我逃到了這里!鼓侨说溃骸甘颤N壞人?」李文秀:「是許多強盜!鼓侨说溃骸甘颤N強盜?叫什麼名字?」李文秀道:「我不知道。他們從前是保鏢的,到了回疆,便做了強盜!鼓侨说溃骸改憬惺颤N名字?父親是誰?師父是誰?」李文秀道:「我叫李文秀,我爹爹是白馬李三,媽媽是金銀小劍三娘子。我沒師父!鼓侨恕概丁沟囊宦,道:「嗯,原來金銀小劍三娘子嫁了白馬李三。你爹爹媽媽呢?」李文秀道:「都給那些強盜害死了。他們還要殺我!鼓侨恕膏拧沽艘宦,道:「站起來!」李文秀站起身來。那人道:「轉過身來!估钗男懵D身,那人木杖的鐵尖離開了她後腦,一縮一伸,又點在她喉頭。但他杖上并不使勁,只是虛虛的點著。李文秀向他一看,心下很是詫異,聽到那嘶啞冷酷的嗓音之時,料想背後這人定是十分的兇惡可怖,那知眼前這人卻是個老翁,身形瘦弱,形容枯槁,愁眉苦臉,身上穿的是漢人裝束,衣帽都已破爛不堪。但他頭發卷曲,卻又不大像漢人。

李文秀道:「老伯伯,你叫什麼名字?這里是什麼地方?」那老人眼見李文秀容貌嬌美,也是大出意料之外,一怔之下,冷冷的道:「我沒名字,也不知道這里是什麼地方!贡阍诖藭r,遠處蹄聲隱隱響起。李文秀驚道:「強盜來啦,老伯伯,快躲起來!鼓侨说溃骸父牲N要躲?」李文秀道:「那些強盜惡得很,會害死你的!鼓侨死淅涞牡溃骸改愀宜夭幌嘧R,何必管我的死活?」這時馬蹄聲更加近了。李文秀也不理他將杖尖點在自己喉頭,一伸手便拉住他手臂,道:「老伯伯,咱們一起騎馬逃吧,再遲便來不及了!鼓侨藢⑹忠凰,要掙脫李文秀的手,那知他這一甩微弱無力,竟是掙之不脫。李文秀奇道:「你有病麼?我扶你上馬!拐f著雙手托住他腰,將他送上了馬鞍。這人瘦骨伶仃,雖是男子,身重卻還不及骨肉停勻的李文秀,坐在鞍上搖搖幌幌,似乎隨時都會摔下鞍來。李文秀跟著上馬,坐在他身後,縱馬向叢山之中進去。

兩人這一耽擱,只聽得五騎馬已馳進了山谷,五個強人的呼叱之聲也已隱約可聞。那人突然回過頭來,喝道:「你跟他們是一起的,是不是?你們安排了詭計,想騙我上當!估钗男阋娝麧M臉病容猛地轉為猙獰可怖,眼中也射出兇光,不禁大為害怕,說道:「不是的,不是的,我從來沒見過你,騙你上什麼當?」那人厲聲道:「你要騙我帶你去高昌迷宮……」一句話沒說完,突然住口。

這「高昌迷宮」四字,李文秀幼時隨父母逃來回疆之時,曾聽父母親談話中提過幾次,但當時不解,并未在意,現在又事隔十年,這老人突然說及,她一時想不起甚麼時候似乎曾聽到人說過,茫然道:「高昌迷宮?那是甚麼?」老人見她神色真誠,不似作偽,聲音緩和一些,道:「你當真不知高昌迷宮?」李文秀搖頭道:「不知道,啊,是了……」老人厲聲問道:「是了什麼?」李文秀道:「我小時候跟著爹爹媽媽逃來回疆,曾聽他們說過『高昌迷宮』。那是很好玩的地方麼?」老人疾言厲色的問道:「你爹娘還說過甚麼?可不許瞞我!估钗男闫嗳坏溃骸傅肝夷軌蚨嘤浀靡恍┑鶍屨f過的話,便是多一個字,也是好的。就可惜再也聽不到他們的聲音了。老伯伯,我常常這樣傻想,只要爹爹媽媽能活過來一次,讓我再見上一眼。唉!只要爹媽活著,便是天天不停的打我罵我,我也很快活啊。當然,他們永遠不會打我的!雇蝗恢g,她耳中似乎出現了蘇魯克狠打蘇普的鞭子聲,憤怒的斥罵聲。

那老人臉色稍轉柔和,「嗯」了一聲,突然又大聲問:「你嫁了人沒有?」李文秀紅著臉搖了搖頭。老人道:「這幾年來你跟誰住在一起?」李文秀道:「跟計爺爺!估先说溃骸赣嫚敔?他多大年紀了?相貌怎樣?」李文秀對白馬道:「好馬兒,強盜追來啦,快跑快跑!剐南耄骸冈谶@緊急當兒,你老是問這些不相干的事干麼?」但見他滿臉疑云,終於還是說了:「計爺爺總有八十多歲了吧,他滿頭白發,臉上全是皺紋,待我很好的!估先说溃骸改阍诨亟肿R得甚麼漢人?計爺爺家中還有甚麼?」李文秀道:「計爺爺家里再沒別人了。我連哈薩克人也不識得,別說漢人啦!棺钺徇@兩句話卻是憤激之言,她想起了蘇普和阿曼,心想雖是識得他們,也等於不識。

白馬背上乘了兩人,奔跑不快,後面五個強盜追得更加近了,只聽得颼颼幾聲,三枚羽箭接連從身旁掠過。那些強盜想擒活口,并不想用箭射死她,這幾箭只是威嚇,要她停馬。

李文秀心想:「橫豎我已決心和這五個惡賊同歸於盡,就讓這位伯伯獨自逃生吧!」當即躍下地來,在馬臀一拍,叫道:「白馬,白馬!快帶了伯伯先逃!」老人一怔,沒料到她心地如此仁善,竟會叫自己獨自逃開,稍一猶豫,低聲道:「接住我手里的針,小心別碰著針尖!估钗男愕皖^一看,只見他右手兩根手指間挾著一枚細針,當下伸手指拿住了,卻不明其意。老人道:「這針尖上喂有劇毒,那些強盜若是捉住你,只要輕輕一下刺在他們身上,強盜就死了!估钗男愠粤艘惑@,適才早見到他手中持針,當時也沒在意,看來這一番對答若是不滿他意,他已用毒針刺在自己身上了。那老人當下催馬便行。

五乘馬馳近身來,團團將李文秀圍在垓心。五個強人見到了這般年輕貌美的姑娘,誰也沒想到去追那老頭兒。

五個強盜紛紛跳下馬來,臉上都是獰笑。李文秀心中怦怦亂跳暗想那老伯伯雖說這毒針能致人死命,但這樣小小一枚針兒,如何擋得住眼前這五個兇橫可怖的大漢,便算真能刺的死一人,卻尚有四個。還是一針刺死了自己吧,也免得遭強人的凌辱。只聽得一人叫道:「好漂亮的妞兒!」便有兩人向她撲了過來。

左首一個漢子砰的一拳,將另一個漢子打翻在地,厲聲道:「你跟我爭麼?」跟著便抱住了李文秀的腰。李文秀慌亂之中,將針在他右臂一刺,大叫:「惡強盜,放開我!鼓谴鬂h呆呆的瞪著她,突然不動。摔在地下的漢子伸出雙手,抱住李文秀的小腿,使勁一拖,將她拉倒在地。李文秀左手撐拒,右手向前一伸,一針刺入他的胸膛。那大漢正在哈哈大笑,忽然間笑聲中絕,張大了口,也是身形僵住,一動也不動了。

李文秀爬起身來,搶著躍上一匹馬的馬背,縱馬向山中逃去。馀下三個強盜見那二人突然僵住,宛似中邪,都道被李文秀點中了穴道,心想這少女武功奇高,不敢追趕。他三個人都不會點穴解穴,只有帶兩個同伴去見首領,豈知一摸二人的身子,竟是漸漸冰冷,再一探鼻息,已是氣絕身死。

三人大驚之下,半晌說不出話來。一個姓宋的較有見識,解開兩人的衣服一看,只見一人手臂上有一塊錢大黑印,黑印之中,有個細小的針孔,另一人卻是胸口有個黑印。他登時省悟:「這妞兒用針刺人,針上喂有劇毒!挂粋姓全的道:「那就不怕!咱們遠遠的用暗青子打,不讓這小賤人近身便是!沽硪粋強人姓云,說道:「知道了她的鬼計,便不怕再著她的道兒!」話是這麼說,三人終究不敢急追,一面商量,一面提心吊膽的追進山谷。

李文秀兩針奏功,不禁又驚又喜,但也知其馀三人必會發覺,只要有了防備,決不容自己再施毒針?v馬正逃之間,忽聽得左首有人叫道:「到這兒來!」正是那老人的聲音。

李文秀急忙下馬,聽那聲音從一個山洞中傳出,當即奔進。那老人站在洞口,問:「怎麼樣?」李文秀道:「我……我刺中了兩個……兩個強盜,逃了出來!估先说溃骸负芎,咱們進去!惯M洞後只見山洞很深,李文秀跟隨在老人之後,那山洞越行越是狹窄。

行了數十丈,山洞豁然開朗,竟可容得一二百人。老人道:「咱們守住狹窄的入口之處,那三個強人便不敢進來。這叫一夫當關,萬夫莫開!估钗男愠畹溃骸缚墒窃蹅円沧卟怀鋈サ。這山洞里面另有通道麼?」老人道:「通道是有的,不過終是通不到山外去!估钗男阆肫疬m才之事,猶是心有馀悸,問道:「伯伯,那兩個強盜給我一刺,忽然一動也不動了,難道當真死了麼?」老人傲然道:「在我毒針之下,豈有活口留下?」李文秀伸過手去,將毒針遞給他。老人伸手欲接,突然又縮回了手,道:「放在地下!估钗男阋姥苑畔。老人道:「你退開三步!估钗男阌X得奇怪,便退了三步。那老人這才俯身拾起毒針,放入一個針筒之中。李文秀這才明白,原來他疑心很重,防備自己突然用毒針害他。

那老人道:「我跟你素不相識,為甚麼剛才你讓馬給我,要我獨自逃命?」李文秀道:「我也不知道啊。我見你身上有病,怕強盜害你!鼓抢先松碜踊狭嘶,厲聲道:「你怎麼知道我身上……身上有……」說到這里,突然間滿臉肌肉抽*動,神情痛苦不堪,額頭不住滲出黃豆般大的汗珠來,又過一會,忽然大叫一聲,在地下滾來滾去,高聲呻吟。

李文秀只嚇得手足無措,但見他身子彎成了弓形,手足痙攣,柔聲道:「是背上痛得厲害麼?」伸手替他輕輕敲擊背心,又在他臂彎膝彎關節處推拿揉拍。老人痛楚漸減,點頭示謝,過了一炷香時分,這才疼痛消失,站了起來,問道:「你知道我是誰?」李文秀道:「不知道!估先说溃骸肝沂菨h人,姓華名輝,江南人氏,江湖上人稱『一指震江南』的便是!估钗男愕溃骸膏,是華老伯伯!谷A輝道:「你沒聽見過我的名頭麼?」言下微感失望,心想自己「一指震江南」華輝的名頭當年轟動大江南北,武林中無人不知,但瞧李文秀的神情,竟是毫無驚異的模樣。

李文秀道:「我爹爹媽媽一定知道你的名字,我到回疆來時只有八歲,甚麼也不懂!谷A輝臉色轉愉,道:「那就是了。你……」一句話沒說完,忽聽洞外山道中有人說道:「定是躲在這兒,小心她的毒針!」跟著腳步聲響,三個人一步一停的進來。

華輝忙取出毒針,將針尾插入木杖的杖頭,交了給她,指著進口之處,低聲道:「等人進來後刺他背心,千萬不可性急而刺他前胸!估钗男阈南耄骸高@進口處如此狹窄,乘他進來時刺他前胸,不是易中得多麼?」華輝見她臉有遲疑之色,說道:「生死存亡,在此一刻,你敢不聽我話麼?」說話聲音雖輕,語氣卻是十分嚴峻。便在此時,只見進口處一柄明晃晃的長刀伸了進來,急速揮動,護住了面門前胸,以防敵人偷襲,跟著便有一個黑影慢慢爬進,卻是那姓云的強盜。

李文秀記著華輝的話,縮在一旁,絲毫不敢動彈。華輝冷冷道:「你看我手中是甚麼東西?」伸手虛揚。那姓云的一閃身,橫刀身前,凝神瞧著他,防他發射暗器。華輝喝道:「刺他!」李文秀手起杖落,杖頭在他背心上一點,毒針已入肌膚。那姓云的只覺背上微微一痛,似乎被蜜蜂刺了一下,大叫一聲,就此僵斃。那姓全的緊隨在後,見他又中毒針而死,只道是華輝手發毒針,只嚇得魂飛天外,不及轉身逃命,倒退著手腳齊爬的爬了出去。

華輝嘆道:「倘若我武功不失,區區五個毛賊,何足道哉!」李文秀心想他外號「一指震江南」,自是武功極強,怎地見了五個小強盜,竟然一點法子也沒有,說道:「華伯伯,你因為生病,所以武功施展不出,是麼?」華輝道:「不是的,不是的。我……我立過重誓,倘若不到生死關頭,決不輕易施展武功!估钗男恪膏拧沟囊宦,覺得他言不由衷,剛才明明說「武功已失」,卻又支吾掩飾,但他既不肯說,也就不便追問。

華輝也察覺自己言語中有了破綻,當即差開話頭,說道:「我叫你刺他後心,你明白其中道理麼?他攻進洞來,全神防備的是前面敵人,你不會甚麼武功,襲擊他正面是不能得手的。我引得他凝神提防我,你在他背心一刺,自是應手而中!估钗男泓c頭道:「伯伯的計策很好!鬼氈A輝的江湖閱歷何等豐富,要擺布這樣一個小毛賊,自是游刃有馀。

華輝從懷中取出一大塊蜜瓜的瓜乾,遞給李文秀,道:「先吃一些。那兩個毛賊再也不敢進來了,可是咱們也不能出去。待我想個計較,須得一舉將兩人殺了。要是只殺一人,馀下那人必定逃去報訊,大隊人馬跟著趕來,可就棘手得很!估钗男阋娝紤]周詳,智謀豐富,反正自己決計想不出比他更高明的法子,那也不用多傷腦筋了,於是飽餐了一頓瓜乾,靠在石壁上養神。

約莫過了半個時辰,李文秀突然聞到一陣焦臭,跟著便咳嗽起來。華輝道:「不好!毛賊用煙來熏!快堵住洞口!」李文秀捧起地下的沙土石塊,堵塞進口之處,好在洞口甚小,一堵之下,涌進洞來的煙霧便大為減少,而且內洞甚大,煙霧吹進來之後,又從後洞散出。

如此又相持良久,從後洞映進來的日光越來越亮,似乎已是正午。突然間華輝「啊」的一聲叫,摔倒在地,又是全身抽*動起來。但這時比上次似乎更加痛楚,手足狂舞,竟是不可抑制。李文秀心中驚慌,忙又走進去給他推拿揉拍。華輝痛楚稍減,喘息道:「姑……姑娘,這一次我只怕是好不了啦!估钗男惆参康溃骸缚靹e這般想,今日遇到強人,不免勞神,休息一會便好了!谷A輝搖頭道:「不成,不成!我反正要死了,我跟你實說,我是後心的穴道上中了……中了一枚毒針!估钗男愕溃骸赴,你中了毒針,幾時中的?是今天麼?」華輝道:「不是,中了十二年啦!」李文秀駭道:「也是這麼厲害的毒針麼?」華輝道:「一般無異。只是我運功抵御,毒性發作較慢,後來又服了解藥,這才挨了一十二年,但到今天,那是再也挨不下去了。唉!身上留著這枚鬼針,這一十二年中,每天總要大痛兩三場,早知如此,倒是當日不服解藥的好,多痛這一十二年,到頭來又有甚麼好處?」李文秀胸口一震,這句話勾起了她的心事。十年前倘若跟爹爹媽媽一起死在強人手中,後來也可少受許多苦楚。

然而這十年之中,都是苦楚麼?不,也有過快活的時候。十七八歲的年輕姑娘,雖然寂寞傷心,花一般的年月之中,總是有不少的歡笑和甜蜜。

只見華輝咬緊牙關,竭力忍受全身的疼痛,李文秀道:「伯伯,你設法把毒針拔了出來,說不定會好些!谷A輝斥道:「廢話!這誰不知道?我獨個兒在這荒山之中,有誰來跟我拔針?進山來的沒一個安著好心,哼,哼……」李文秀滿腹疑團:「他為甚麼不到外面去求人醫治,一個人在這荒山中一住便是十二年,有甚麼意思?」顯見他對自己還是存著極大的猜疑提防之心,但眼看他痛得實在可憐,說道:「伯伯,我來試試。你放心,我決不會害你!谷A輝凝視著她,雙眉緊鎖,心中轉過了無數念頭,似乎始終打不定主意。李文秀拔下杖頭上的毒針,遞了給他,道:「讓我瞧瞧你背上的傷痕。若是你見我心存不良,你便用毒針刺我吧!」華輝道:「好!」解開衣衫,露出背心。李文秀一看之下,忍不住低聲驚呼,但見他背上點點斑斑,不知有幾千百處傷疤。華輝道:「我千方百計要挖毒針出來,總是取不出!惯@些傷疤有的似乎是在尖石上撞破的,有的似乎是用指尖硬生生剜破的,李文秀瞧著這些傷疤,想起這十二年來他不知受盡了多少折磨,心下大是惻然,問道:「那毒針刺在那里?」華輝道:「一共有三枚,一在『魄戶穴』,一在『志室穴』,一在『至陽穴』!挂幻嬲f,一面反手指點毒針刺入的部位,只因時日相隔已久,又是滿背傷疤,早已瞧不出針孔的所在。

李文秀驚道:「共有三枚麼?你說是中了一枚?」華輝怒道:「先前你又沒說要給我拔針,我何必跟你說實話?」李文秀知他猜忌之心極重,實則是中了三枚毒針後武功全失,生怕自己加害於他,故意說曾經發下重誓,不得輕易動武,便是所中毒針之數,也是少說了兩枚,那麼自己如有害他之意,也可多一些顧忌。她實在不喜他這些機詐疑忌的用心,但想救人救到底,這老人也實在可憐,一時也理會不得這許多,心中沈吟,盤算如何替他拔出深入肌肉中的毒針。

華輝問道:「你瞧清楚了吧?」李文秀道:「我瞧不見針尾,你說該當怎樣拔才好?」華輝道:「須得用利器剖開肌肉,方能見到。毒針深入數寸,很難尋著!拐f到這里,聲音已是發顫。李文秀道:「嗯,可惜我沒帶著小刀!谷A輝道:「我也沒刀子!购鋈恢钢叵滤ぶ哪潜L刀說道:「就用這柄刀好了!」那長刀青光閃閃,甚是鋒銳,橫在那姓云的強人身旁,此時人亡刀在,但仍是令人見之生懼。

李文秀見要用這樣一柄長刀剖割他的背心,大為遲疑。華輝猜知了她的心意,語轉溫和,說道:「李姑娘,你只須助我拔出毒針,我要給你許許多多金銀珠寶。我不騙你,真的是許許多多金銀珠寶!估钗男愕溃骸肝也灰疸y珠寶,也不用你謝。只要你身上不痛,那就好了!谷A輝道:「好吧,那你快些動手!估钗男氵^去拾起長刀,在那姓云強人衣服上割撕下十幾條布條,以備止血和裹扎傷口,說道:「伯伯,我是盡力而為,你忍一忍痛!挂Ьo牙關,以刀尖對準了他所指點的「魄戶穴」旁數分之處,輕輕一割。

刀入肌肉,鮮血迸流,華輝竟是哼也沒哼一聲,問道:「見到了嗎?」這十二年中他熬慣了痛楚,對這利刃一割,竟是絲毫不以為意。李文秀從頭上拔下發簪,在傷口中一探,果然探到一枚細針,牢牢的釘在骨中。

她兩根手指伸進傷口,捏住針尾,用勁一拉,手指滑脫,毒針卻拔不出來,直拔到第四下,才將毒針拔出。華輝大叫一聲,痛得暈了過去。李文秀心想:「他暈了過去,倒可少受些痛楚!蛊嗜馊♂,跟著將另外兩枚毒針拔出,用布條給他裹扎傷口。

過了好一會,華輝才悠悠醒轉,一睜開眼,便見面前放著三枚烏黑的毒針,恨恨的道:「鬼針,賊針!你們在我肉里耽了十二年,今日總出來了罷!瓜蚶钗男愕溃骸咐罟媚,你救我性命,老夫無以為報,便將這三枚毒針贈送於你。這三枚毒針雖在我體內潛伏一十二年,毒性依然尚在!估钗男銚u頭道:「我不要。華輝奇道:「毒針的威力,你親眼見過了。你有此一針在手,誰都會怕你三分!估钗男愕吐暤溃骸肝也灰獎e人怕我!顾闹袇s是想說:「我只要別人喜歡我,這毒針可無能為力!苟踞樔〕鲠,華輝雖因流血甚多,十分虛弱,但心情暢快,精神健旺,閉目安睡了一個多時辰。睡夢中忽聽得有人大聲咒罵,他一驚而醒,只聽得那姓宋的強人在洞外污言穢語的辱罵,所說的言詞惡毒不堪。顯是他不敢進來,卻是要激敵人出去。華輝越聽越怒,站起身來,說道:「我體內毒針已去,一指震江南還懼怕區區兩個毛賊?」但一加運氣,勁力竟是提不上來,嘆道:「毒針在我體內停留過久,看來三四個月內武功難復!苟犇菑姳I「千老賊,萬老賊」的狠罵,怒道:「難道我要等你辱罵數月,再來宰你?」又想:「他們若是始終不敢進洞,再僵下去,終於回去搬了大批幫手前來,那可糟了。這便如何是好?」突然間心念一動,說道:「你姑娘,我來教你一路武功,你出去將這兩個毛賊收拾了!估钗男愕溃骸敢嗑貌拍軐W會?沒這麼快吧!谷A輝沈吟道:「若是教你獨指點穴、刀法拳法,只少也得半年才能奏功,眼前非速成不可,那只有練見功極快的的旁門兵刃,必須一兩招間便能取勝。只是這山洞之中,那里去找什麼偏門的兵器?」一抬頭間,突然喜道:「有了,去把那邊的葫蘆摘兩個下來,要連著長藤,咱們來練流星錘!估钗男阋娚蕉赐腹馊雭碇,懸著十來個枯萎已久的葫蘆,不知是那一年生在那里的,於是用刀連藤割了兩個下來。華輝道:「很好!你用刀在葫蘆上挖一個孔,灌沙進去,再用葫蘆藤塞住了小孔!估钗男阋姥远鵀。兩個葫蘆中灌滿了沙,每個都有七八斤重,果然是一對流星錘模樣。華輝接在手中,說道:「我先教你一招『星月爭輝』!府斚绿崞鹨粚J流星錘,慢慢的練了一個姿勢。這一招「星月爭輝」左錘打敵胸腹之交的「商曲穴」,右錘先縱後收,彎過來打敵人背心的「靈臺穴」,雖只一招,但其中包含著手勁眼力、蕩錘認穴的各種法門,又要提防敵人左右閃避,借勢反擊,因此李文秀足足舉了一個多時辰,方始出錘無誤。

她抹了抹額頭汗水,歉然道:「我真笨,學了這麼久!」華輝道:「你一點也不笨,可說是聰明得很。你別覷這一招『星月爭輝!唬雖是偏門功}夫,但變化奇幻,大有威力,尋常人學它十天八天,也未有你這般成就呢。

以之對付武林好手,單是一招自不中用,但要打倒兩個毛賊,卻已綽綽有馀!你休息一會,便出去宰了他們吧!估钗男愠粤艘惑@,道:「只是這一招便成了?」華輝微笑道:「我雖只教你一招,你總算已是我的弟子,一指震江南的弟子,對付兩個小毛賊,還要用兩招麼?你也不怕損了師父的威名?」李文秀應道:「是!谷A輝道:「你不想拜我為師麼?」李文秀實在不想拜甚麼師父,不由得遲遲不答,但見他臉色極是失望,到後來更似頗為傷心,甚感不忍,於是跪下叩拜,叫道:「師父!谷A輝又是喜歡,又是難過,愴然道:「想不到我九死之馀,還能收這樣一個聰明靈慧的弟子!估钗男闫嗳灰恍,心想:「我在這世上除了計爺爺外,再無一個親人。學不學武功,那也罷了。不過多了個師父,總是多了一個不會害我、肯來理睬我的人!谷A輝道:「天快黑啦,你用流星錘開路,沖將出去,到了寬敞的所在,便收拾了這兩個賊子!估钗男愫苡悬c害怕。華輝怒道:「你既信不過我的武功,何必拜我為師?當年閩北雙雄便雙雙喪生在這招『星月爭輝』之下。

這兩個小毛賊的本事,比起閩北雙雄卻又如何?」李文秀那知道閩北雙雄的武功如何,見他發怒,只得硬了頭皮,搬開堵在洞口的石塊,右手拿了那對葫蘆流星錘,左手從地下拾起一枚毒針,喝道:「該死的惡賊,毒針來了!」那姓宋和姓全的兩個強人守在洞口,聽到「毒針來了」四字,只嚇得魂飛魄散,急忙退出。那姓宋的原也想到,她若要施放毒針,決無先行提醒一句之理,既然這般呼喝,那便是不放毒針,可是眼見三個同伴接連命喪毒針之下,卻教他如何敢於托大不理?李文秀慢慢追出,心中的害怕實在不在兩個強人之下。三個人膽戰心驚,終於都過了那十馀丈狹窄的通道。

頂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欄目列表
国际期货配资